<big id="qhtqu"><strike id="qhtqu"></strike></big>
  • <td id="qhtqu"><option id="qhtqu"></option></td>
  • <acronym id="qhtqu"><strong id="qhtqu"></strong></acronym>
  • <pre id="qhtqu"></pre>
    <pre id="qhtqu"><ruby id="qhtqu"></ruby></pre>
    <acronym id="qhtqu"></acronym>
    <p id="qhtqu"></p>
    <track id="qhtqu"></track>
  • <td id="qhtqu"><option id="qhtqu"></option></td>
    <track id="qhtqu"></track>

  • CN  /  EN

    imgboxbg

    NEWS

    最新消息

    2022年度商標異議、評審典型案例·第43541282號“花滿樓”商標異議案

    • 分類:最新消息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3-07-07 13:26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2022年度商標異議、評審典型案例·第43541282號“花滿樓”商標異議案

    【概要描述】

    • 分類:最新消息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3-07-07 13:26
    • 訪問量:
    詳情

    典型意義

    作品名稱和角色名稱等可以作為在先權益獲得保護,但既要保護在先合法權益也要防止不當限制公眾使用公有領域元素的自由。

     

    一、爭議商標


    1.異議人:鄭小龍。

    2.被異議人:四川普度茶葉有限責任公司。
    3.注冊號:43541282。
    4.申請日期:20200103。
    5.初審公告日期:20210313。

    6.標志: 43541282號商標
    7.核定使用商品(第30類):黑茶;大麥茶;黃茶;;用作茶葉代用品的花或葉;紅茶;白茶;綠茶;烏龍茶;薄荷茶。


    二、事實與理由

     

    異議人主要理由:“花滿樓”是其父親古龍先生原創武俠小說《陸小鳳傳奇》中的人物名稱,被異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指的“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之規定。

     

    被異議人答辯理由:“花滿樓”并非異議人所獨創,異議人無權阻礙他人合理使用。異議人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所主張的作品角色名稱在茶葉領域具有較高的知名度。“花滿樓”寓意花香滿樓,作為商標注冊使用在茶等商品上是為了傳達產品特點。

     

    • 決定及決定書

     

    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下稱商標局)認為,因人物名稱并不能獨立表達作品的思想和情感,不具備法律意義上作品的要素,不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的客體,因此被異議商標的申請注冊未侵犯古龍先生小說作品的著作權。此外,被異議人提供的證據顯示,在古龍先生創作《陸小鳳傳奇》之前,“花滿樓”一詞已出現在唐、宋詩人的作品中,當代亦有以“花滿樓”為名的歌曲、散文,因此在公眾認知中“花滿樓”應不唯一指向《陸小鳳傳奇》中的人物花滿樓,且異議人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被異議商標使用在茶等商品上,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其標識的商品與“花滿樓”角色名稱存在某種特定聯系,從而擠占了異議人的潛在交易機會和商業價值。故對于異議人關于被異議商標損害其知名作品中角色名稱所享有的在先權益的主張,商標局不予支持,被異議商標準予注冊。

     

     

    、案件分析

     

    隨著市場發展,涌現出大量的文學藝術作品,包括影視劇、動漫、文學作品、游戲等。這些作品塑造的角色形象往往深入人心、廣為流傳,有的作品名稱本身就是角色名稱,如“大頭兒子與小頭爸爸”、“羋月傳”;有的作品名稱則是作品內容和精神品格的體現,如“王者榮耀”、“三國群英傳”;而有的為作品中特有名稱,如“葵花寶典”。在傳統知識產權法中,這些作品名稱多因獨創性、表達思想的完整性等原因,難以構成著作權上的作品,進而難以禁止他人正當使用。然而這些具有很高知名度的作品名稱,本身就是粉絲追捧的對象,它們客觀上也可以成為商業標識,在相關產品和服務上起到推銷作用,進而為權利人帶來可觀的商業利益。

    因此,則引出一個新的概念“商品化權”,商品化權益源于“角色形象和名稱”的保護需求,其是美國法從隱私權中引申出來的公開權(RightofPublicity)。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將商品化權益定義為:“為了滿足特定顧客的需求,使顧客基于與角色的親和力而購進這類商品或要求這類服務,通過虛構角色的創作者或者自然人以及一個或多個合法的第三人在不同的商品或服務上加工或次要利用該角色的實質人格特征。”我國法律中尚未明確規定商品化權益。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八條的規定,在先權利包括當事人在爭議商標申請日之前享有的民事權利或者其他應予保護的合法權益。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對于著作權保護期限內的作品,如果作品名稱、作品中的角色名稱等具有較高知名度,將其作為商標使用在相關商品上容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其經過權利人的許可或者與權利人存在特定聯系,當事人以此主張構成在先權益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商標授權確權司法解釋首次在司法解釋的層面明確了商品化權益可以作為在先權益給予保護。

    而作品中的角色與作品名稱其商品化權并不是無限。首先,作品本身就有限制,《著作權法》對作品的定義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一定形式表現的智力成果。所謂獨創性為作品必須具備的條件,是指作品所具有的作者獨立思考和勞動特性。即在選擇和安排文字、音符、顏色、形狀等方面是創作的而不是抄襲或剽竊別人的成果。簡而言之,作品為自己原創。其次,現實審查中,多會考量以下幾點

    1)作品名稱/作品中的角色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前具有一定知名度;

    2)訴爭商標標志與作品名稱/作品中的角色相同或近似;

    3)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人主觀上存在惡意;

    4)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商品屬于在先作品名稱/作品中的角色知名度所及的范圍,易導致相關公眾誤認為其經過在先作品所有人的許可或與其存在特定聯系。

    回歸到本案,花滿樓”早在唐宋詩人作品中則有出現,當代亦有以“花滿樓”為名的歌曲、散文,其獨創性程度相較原創名稱較低;其次,在判斷作品名稱是否具有一定知名度時,通常應考慮作品的傳播方式、宣傳廣度與宣傳時間等因素。通常情況下,商業標識需經一段時間的宣傳或使用才能獲得知名度,但在網絡環境下,網絡傳播和宣傳的時間和成本降低,對作品知名度的判斷應綜合考

    慮作品的特點、上線規律和行業運行狀況等因素。花滿樓”目前僅在文學作品及影視中為部分觀看所知。再次,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商品在先作品名稱/作品中的角色知名度所及的范圍相關程度,花滿樓”與“茶”商品無特定聯系。以上,商標局做出了作品中角色商品化權縮限的決定。

    作品名稱和角色名稱等可以作為在先權益獲得保護,但既要保護在先合法權益也要防止不當限制公眾使用公有領域元素的自由。對作品名稱和角色名稱在先權益的限制,可以有效防止市場經營主體將該等文字作為經營性標記,避免對公有的漢字資源大幅度縮限,造成市場經營主體無名可起之窘境。

    當然,司法實踐中不斷出現將他人知名作品名稱和角色形象惡意搶注成商標的案例,損害了作品權利人的利益,混淆了消費者的認知,擾亂了商標注冊的秩序。因此,企業或個人尚需要保持商業警惕,避免惡意搶注,做好商標監測,防患于未然。

     

     

     

     

     

     

    上一頁
    1
    2
    ...
    171
    這是描述信息

    江蘇省南京市江北新區江淼路88號騰飛大廈B座20層2001

    版權所有◎南京華訊知識產權顧問有限公司

    備案號:蘇ICP備xxxxxx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京

    国产一级AV|a国产激情视频在线观看品善|蜜芽AV无码精品国产午夜|黄色视频国产高潮痉挛